第四百二十章 从头到尾都未提过此事
书名:报告殿下,太子妃又去赚钱了 作者:梦山河 本章字数:2257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5 14:39:28

“怕?”月依然挑眉,“本妃怕什么?”

“自然是害怕失去太子殿下的心。”薛灵儿目光得意,“虽然大家都说太子殿下对太子妃情深一片,但是想来太子妃心里面也很清楚,什么深情厚谊,终究也还是会有厌倦的那一天。这样的事情想来太子妃自己也难以控制,如果真的发生了的话,那也只能是接受。”

“薛小姐这话的意思是说,你会是那个让太子改变心意的人?”

不得不说,这个薛灵儿到当真是自信的很,自己劝说也只是懒得看着她到自己面前晃悠,还有不希望她浪费时间,白费心思罢了,没想到在她看来竟然就成了怕了。

“不是没有这个可能。”薛灵儿微微抬起下巴,“毕竟,就算太子妃生的再貌美,可是终究已经陪了太子殿下这么久了,想必太子殿下也已经看得厌倦了。”

“若是按照薛小姐所说,那就算太子殿下,现在因为一时的新鲜感而选择了薛小姐,可是等到一段时间过后,薛小姐不是同样会被太子殿下所厌倦吗?”

薛灵儿脸上的神色一僵,“本小姐和你自然不同。”

只要她能够陪在太子殿下身边,到时候她一定能够有办法,长长久久的留住太子殿下。

“的确是不同。”月依然笑了笑,“毕竟本妃可不像薛小姐这般自大,你口口声声的说着人与人之间会互相疲倦和厌弃,又凭什么能够确定,你就会是那个例外。”

“我……”薛灵儿想了想,冷笑着开口说道,“自然是因为我不仅仅能够陪伴太子殿下,而且我父亲还是知府,好歹是朝廷大员,能够在朝堂之上给太子殿下助力。”

她已经打听得清清楚楚了,虽然月依然是月华国的公主,看起来身份尊贵,可是在朝堂之上根本给不了太子殿下任何的助力。

而且万一到时候两国交战的话,月依然这个月华国的公主,一定会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。

到了那个时候可能根本就用不着,等到太子殿下厌倦,她自己就没有办法在青阳国中再有立足之地了。

“虽然薛大人身为知府,可是却不在皇城之中,只是在这栗城,薛小姐,又如何能够确定太子殿下真的想要薛大人的助力呢?”月依然含笑看着薛灵儿。

如果说昨日里面她只是觉得薛灵儿有些自大骄纵,那今日跑到自己面前来说上这番话,当真是愚蠢了。

就算此刻薛青真的身在皇城之中,而且位高权重可以帮到顾言昭,这样的话也绝对不能够摆到明面上来说。

“那至少也比月华国要好。”薛灵儿冷哼了一声,“更何况太子殿下这一次前来调查案子,不就需要我父亲的帮忙了吗!”

月依然摇了摇头,“这案子的调查本来也就是薛大人份内的事情,更何况到现在还没有查出个头绪来,到时候恐怕薛大人不被问罪也就罢了,又何来什么帮忙一说。”

薛灵儿立刻开口:“谁说没有头绪了,前些天本小姐还亲眼看见,父亲让人家许多假造的钱币放进了库房之中。”

月依然愣了一下,将假造的钱币放进库房之中?

是收缴回来的假钱吗,可是这桩案子他从头到尾都听顾言昭说过,似乎并没有听说薛青那边已经收缴回来了很多假造的钱币。

微皱了皱眉,月依然看着薛灵儿,“薛小姐说的是真的?”

“自然是真的。”薛灵儿开口道,“等到我父亲帮着太子殿下查清楚了这桩案子,到了那个时候,太子妃就能明白,本小姐和你的不同。”

贵为公主又能如何,这可是青阳国,而不是月华。

月依然这个公主的身份根本比不上自己这个知府的千金。

月依然暗暗挑了挑眉,下一刻笑着开口:“那就希望,能够如薛小姐所愿。”

薛灵儿自然不会觉得,月依然是真的在祝福她。

轻哼了一声,在心里面暗暗说了一句拭目以待,然后转身离开。

月依然看着薛灵儿离开的那个心里面,却一直在思索着她刚才说的话。

等到顾言昭回来之后,立刻告诉了他这件事情。

“所以,薛青那边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起这件事情?”

“没有。”顾言昭摇头,“不仅没有提起,而且在关于是否收回伪造钱币这件事情上,薛青只说难度太大,根本就无从下手。”

“这就奇怪了。”月依然想了想,“若是真的收回了不少伪造的钱币,那就可以算得上是功劳一件,薛青又为何要隐瞒呢。”

“太子妃,会不会只是那位薛小姐在胡言乱语,实际上根本没有这件事情?”风城猜测着开口。

“不像。”月依然摇头,“看薛灵儿当时的样子,并不像是在撒谎。”

“那会不会是弄错了,根本就不是什么伪造的钱币,而是正常的税收银呢?”风城再次开口。

“最近这段时间,并不是官服收税的期间,按理说不会有税收的银钱入库。而且,若只是正常税收的银钱,薛灵儿又为何会认为,那是收回来的伪造钱币。”

顾言昭挑了挑眉,这一次的钱币伪造的极为真实,如果薛灵儿不是确切的知道些什么,又或者听到有人说了些什么,想必也不会下那般的结论。

“也许,太子殿下应该好好的查一查这位薛大人了。”月依然笑着看向顾言昭。

若这件事情真的有内情的话,这位薛大人的举动可就变得有意思的多了。

顾言昭开口道:“薛青也还算得上是一只老狐狸,今日接触起来滴水不漏。”

“就算薛青是个老狐狸,但是她生下的女儿却未必也同样是一只狐狸。而且……”月依然促狭地眨了眨眼,看着顾言昭,“太子殿下不妨考虑一下美男计,说不定到时候迷得那位薛小姐晕头转向的,便一股脑的把她知道的所有事情都说出来。”

“然然就这般不在意孤?”

竟然还想要去找别的女子使用美男计。

月依然目光灼灼的看着顾言昭,“自然是在意的,不过为了早些查清楚这桩案子,太子殿下牺牲一些,就当是造福百姓了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